男人关注趣闻网

西安某小区向外卖小哥收取过路费的做法,或许这就是基层权力边界的问题

  • 日期:2020-03-27 11:58:56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713

疫情虽然已基本好转,正常的生活状态也基本恢复,但大多数城市的小区仍然没有撤除卡点,进出小区也仍然需要测量体温,外来人员进入小区也仍然会受到盘问,虽不方便,但这是为小区居民生活的安全需要,大家当然能够理解。

不过,西安某小区向外卖小哥收取过路费的做法,让人们近期积攒的好感荡然无存。

3月24日,有外卖员向媒体反映,陕西西安一小区对外卖骑手进小区取餐、送餐做出规定,每月收50元月费,否则无法进入。

而据该小区所在的居委会表示,收费是为约束骑手横冲直撞。

西安某小区向外卖小哥收取过路费的做法,或许这就是基层权力边界的问题(图1)

西安某小区向外卖小哥收取过路费的做法,或许这就是基层权力边界的问题(图2)

众所周知,居委会虽然是居民的自治组织,但实质上却是相当于政府权力延伸的最基层。在一些规模较大的小区里,充当了实际的者。这是不是意味着该小区向外卖小哥收费算是一种政府行为?

在中看到,收费的同时还开具一张盖有居委会财务专用章的“卫生费”单据,显然暴露了这名不符实的约束骑手的收费是属于典型的乱收费。我们都知道,收费尤其是政府收费是需要履行必要的审批程序的,相信该居委会也绝对拿不出收费的任何依据。

即使是真的是为了约束骑手的行为,就可以想法子收费吗?因为依据这种逻辑,我们就没有什么不能收费的了,哪怕你走在大街上都可以为防止你不走斑马线或者随地吐痰,甚至有可能撞倒老人而先你的费用。如此荒诞,却又显得如此正常,居委会何以会觉得自己有这样的权力呢?

俗话说,“身怀利器,杀心自起”因为可以把控进出的大门,便可以决定让不让你出入,所以收费就能演变成一种权力。在西安这样的大城市里尚且如此,那么在偏远之地会不会更有借着疫情防控而拦路坐收买路钱的现象呢?

这样违规或违法的收费行为怎么就能如此理所当然?或许这就是基层权力边界的问题,基层的权力不大,因此许多问题无法解决,但是基层的“权力”又很大,甚至敢于巧立名目,自定规则。有笑话曾说,一小吏极贪,人说只有让他去管厕所,他才能贪不到。哪知他听了却说:谁说贪不到?急着上厕所的堵着不给进,上完厕所的不让出,他自然就给钱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小区

小区,是指在城市一定区域内建筑的、具有相对独立居住环境的大片居民住宅,配有成套的生活服务设施,如商业网点、学校(幼儿园)等。

收费

收费指投资人购买基金持份所付的销售手续费或佣金。通常收费基金的费用是付给经纪人或承销商,低佣基金(low-loadfunds)的手续费则滚入基金本身。一般而言,低佣基金的手续费在投资额的1-3%之间,中佣基金为3-6%,全佣基金则是6-8.5%。免佣基金不收手续费,所以通常是直接销售给投资人(邮购、电购),不经手经纪人。

延伸 · 推荐

寒冬中的温暖! 西安一女子上班快迟到 外卖小哥路过送其到地铁口

眼看着就要赶不上那趟地铁,张女士跑着去地铁站,这时,一个骑着摩托车的外卖小哥对着张女士喊:“上车吧,我送你去地铁口。”30岁的张女士住在西安市三桥地铁站附近一个小区,在东门附近上班,每天7时40分需要...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