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关注趣闻网

N号房的会员多达26万,参与围观的26万人都是共犯

  • 日期:2020-03-25 23:34:32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821

近日,韩国发生了令全球震惊的“N号件”

这是一起从2018年开始发生在韩国恶性集体性犯罪,案犯们威逼利诱受害者们拍摄裸照,再用这些照片威胁她们并实施性犯罪,还将过程拍摄下来发布到了会员收费制的聊天群。由于这些聊天室都以1号房、2号房等数字命名,因此被称作N号房。

据韩国媒体SBS报道,“N号房”的会员多达26万。

罪恶的“N号房”博士、奴隶与26万名会员

早在2018年下半年,韩国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上便出现了这样一系列聊天室,会员可以通过付费的方式观看到一些性剥削,里面每一个被“围观”的女性都有共同的称呼—“奴隶”

据SBS报道,被胁迫的女性超过70人,其中有不少还是未成年人。

由于聊天室以1号房、2号房等数字命名,因此被称作N号房,来自房间的者,其中最著名的房间名叫“博士房”收费最贵高达150万韩元。

N号房的会员多达26万,参与围观的26万人都是共犯(图1)

图片@奇怪喵

据SBS报道,博士房“房主”被称作“博士”他用金主赞助、招募模特或者给工作机会等条件来引诱女性(包括未成年少女)拍摄裸照发给自己再用这些照片威胁她们,对这些女性实施性犯罪,再过程拍摄下来发布到会员收费制的聊天群。

由于博士房使用数字加密货币结算,又因为Telegram的保安本来就非常严格,调查难度增加。

23日,韩国SBS《8点新闻》公开了“N号房”事件主犯“赵博士”的长相和身份信息,据悉,此人名叫赵主彬(音译)25岁,信息通信专业。在校期间成绩优异,在校4个学期里有3个学期的平均学分超过4.0,多次获得奖学金,还曾担任学报部记者。

N号房的会员多达26万,参与围观的26万人都是共犯(图2)

图片@韩国me2day

但他并不是第一个“博士”也不是唯一一个“博士”据韩媒报道,“Telegram N号房”秘密房间3大者之一的“watchman”已于去年年末被京畿南部地方警察厅拘捕,而“watchman”是从N号房创始人“godgod”手中继承并经营该房间的人。目前韩国警方正在调查godgod。

24日,据调查当局透露,水原地方检察厅在19日由水原地方刑事9部法官审理的此案终审判决中,要求对使用Telegram网名watchman的全某(38岁)判处3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

文在寅下令全面调查“N号房”对全体会员进行调查

“N号房”事件在韩国引发震动,EXO边伯贤朴灿烈、2PM俊昊、李惠利、郑容和等韩国艺人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声请求公开“N号房涉案人员”同时据韩联社报道在青瓦台问政平台上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的相关请愿人数已超过300万,强烈要求政府严打网络性犯罪。

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个体犯罪,参与“围观”的26万人都是“共犯”

23日,青瓦台发言人姜珉硕表示:“文在寅总统对包括16名儿童和青少年在内的受害女性表示真心的慰问,对国民的正当愤怒深有同感。”

他特别指出:警方的调查不应只局限于对博士房者等的调查,有必要对N号房全体会员进行调查。为此,如果有必要,除了警察厅网络安全科之外,还希望建立强有力的特别调查组

在2394名参与的问卷调查中,选择最多的选项是“这都是文在寅的错”占39%,25%的人认为“这是(受害者)自找的”,只有19%的人表示“很可怜”

N号房的会员多达26万,参与围观的26万人都是共犯(图3)

图片@韩国me2day

“N号房”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房间,在这起集体性犯罪事件之前,韩国男明星集体偷拍性侵事件也曾沸沸扬扬。

同样是发生在聊天室,2019年上半年郑俊英、崔钟勋等多位韩国男明星被媒体曝光在群内共享“偷拍/性侵”据警方透露此类非法群聊多达23个,而当事人郑俊英的手机因存储大量非法,一直以来在韩国娱乐圈有“黄金手机”的名号。

从韩媒曝光的聊天记录片段可知,聊天内容不仅有夜店迷晕、性侵偷拍等,受害者女孩甚至被群聊参与者当作商品一样分门别类予以编号。但最终这场让韩国娱乐圈震动的丑闻仅胜利、郑俊英、崔钟勋等因涉嫌散布非法被警方立案,其他只是观看而没有散布非法的人并没有被立案。

N号房的会员多达26万,参与围观的26万人都是共犯(图4)

图片@韩国me2day

韩国娱乐圈不止一个“黄金手机”韩国不止一个N号房间,世界肯定也不止一个N号房间。这些伸向女性的黑手远不止“郑俊英”“赵博士”还有那些付费“围观”自以为“法不责众”的“会员”甚至对此事熟视无睹的“观众”

沉默和纵容,只会让罪恶此消彼长,人人都可能做平庸之恶。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号房

号房,旧时守门者的俗称。

会员

会员,指某些团体或组织的成员,通过正式手续加入某个会社或专业组织的人。会员可分成两种,一种是消费会员,一种是协会会员。章炳麟《亚洲和亲会约章》:“凡会员,须每月聚会一次。会员卡属于特定人群持有的区别于非会员的凭证。顾名思义是某一类志趣相同、取向一致的消费人群,被商家归类梳理。这是市场经济充分竞争的产物,应个性化需求而衍生的市场供给不断细分、再细分。目前国际上像ACCA、RCA、CFA、AIA在行业职业道德、教育和对会员支持比较充足。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