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关注趣闻网

自媒体大V“爱玩客”回应推广“GOGO商城”:仅基于商城信息推广和引流

  • 日期:2019-08-26 09:05:57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285

央广网北京8月25日(记者常亚飞)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日,有大量网友向央广热线反映称,他们在哔哩哔哩自媒体大V推广的“GOGO商城”购买商品后,商城始终不发货,也不退款,商城方还以刷单返利并退款的方式诱导他们去推广商城,最终商城不仅没有兑现承诺,还发出称“要良性退出市场”消费者的产品购买金额也变成了出借金额,要分三年还清。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涉及数百人,金额上千万,多地警方已经立案。

中国之声报道播出后,哔哩哔哩平台对相关进行封禁处理,等待有关部门进一步的调查结果。自媒体大V“爱玩客”的负责人之一万宇也对中国之声作出独家回应。“爱玩客”和“GOGO商城”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给“GOGO商城”做推广是否要承担法律?

江西赣州的数码爱好者韩先生是哔哩哔哩平台自媒体博主“爱玩客”的粉丝,前不久他发现这个自媒体博主的(爱玩客iVankr)上有一个“GOGO商城”不少商品都比市场价低一些,便在上面买了一些手机。他说:“它那个商城本身有很多数码产品低于市场价,结果它一直不发货,突然有一天我们说不给我们发货,引诱我们刷单,并且给我们佣金。”

不发货也不退款,还让消费者投钱刷单,一些消费者选择报警,目前长沙、南昌、广州、大同等地警方已经立案。8月15日,“GOGO商城”背后的公司“沈阳博聚创思传媒有限公司”发出,称受到行业调整影响他们要良性退出市场,把消费者的产品购买金额变成了自愿出借金额,公司会分3年还清。

在“GOGO商城”发出后,8月16日,给“GOGO商城”做推广的“爱玩客”iVankr官微也发出,称自己只负责推广,对“GOGO商城”的所作所为并不知情,也没有更深层次的合作关系。然而记者调查发现,“沈阳博聚创思传媒有限公司”的监事李岩婷是“爱玩客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而且消费者在“GOGO商城”刷单活动获得佣金的付款方也正是李岩婷。似乎“GOGO商城”和自媒体博主“爱玩客”之间并不是简单的合作推广关系。

“GOGO商城”是否有足够的履约能力?“爱玩客”和“GOGO商城”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记者多次电话李岩婷,李岩婷接通后称自己不是公司法人就挂断了电话。

对于“爱玩客”和“GOGO商城”之间的关系,“爱玩客”的另一位相关负责人葛振宇告诉记者,“爱玩客”初创时期,由于没有盈利途径,便和有经验的曾磊一起做“爱玩客”的内容电商,曾磊的股份由他妻子李岩婷来代持,后来经营不善曾磊退出转而创业,“爱玩客(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也就黄了,成了一家空壳公司。此次发布推广信息的(爱玩客iVankr)主体公司是“北京玩客互动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曾磊、李岩婷并没有利益关系。葛振宇表示:“到2017年年底的时候,电商这块的业务没有达到我们盈利的预期,就相当于‘爱玩客’整个营收状况不好,曾磊就退出了,回沈阳创业去了。创业之后‘爱玩客’的资产就到手机之家来了,实际上‘爱玩客’就成了一家空壳公司,你也可以看到我们的主体是‘北京玩客互动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对于此次发布推广信息的“爱玩客”是否要承担法律,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认为,主要取决于商城广告是否是虚假广告以及“爱玩客”是否“明知故犯”李斌表示:“按照《广告法》的规定,如果是虚假广告,首先由广告主承担,就是‘GOGO商城’它是卖方。但如果能够证明爱玩客属于推广者,它明知是虚假广告,没有相关产品能够发货还去推广,它就应该承担连带。但是另一方面如果‘爱玩客’确实只是居间方,类似于我是推广方,合同是你们之间订立的,我只是帮你们推广这个产品,那可能‘爱玩客’就不是一个形成合同关系的经营者,它就没有必要承担。所以这一切还是要看事实,如果确实不存在共谋行为,很显然该谁退货、退款,谁来承担相应的就可以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爱玩

语出:《韩非子·亡徵》:“婢妾之言听,爱玩之智用,外内悲惋,而数行不法者,可亡也。”

推广

推广,词组原意是手抵物体向外或向前用力使物移动。用于推衍扩大。语出《新唐书·李峤传》:“禁网上疏,法象宜简,今所察按,准汉六条而推广之,则无不包矣,乌在多张事目也?”。用于扩大施行或作用范围。语出宋苏轼《密州谢上表》:“推广中和之政,抚绥疲瘵之民。”清薛福成《通筹南洋各岛添设领事馆保护华侨疏》:“先在小吕宋设立领事,俾便次第推广,以符原议。”举例说明,科技成果要转化为直接生产力,必需抓紧成果推广这个环节。又如,口碑营销推广能够结合体验、情感、话题、文化、公益、服务等多种方式。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