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关注趣闻网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

  • 日期:2020-08-10 12:40:40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634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1)

我讲的醉美其实是最美

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

如果我会表达故事一定会精彩

1978年是我当兵的第四个年头,按部队常规服满三年兵役后都会退伍的,问题是1977年那一年,我作为全团的优秀班长,首先没有考虑提干,而是把我派往了山西长治,接受我国第一代反坦克的学习和培训,因为我们是一个地面炮兵反坦克预备队部队,主要任务就是打坦克,而当时反坦克的已经研制成功,军区的意见首先装备的部队就是我们团。我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既没有提干又没有安排退伍的原因。

□炮院北门风景照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2)

我已经发表过我的1976和1977两篇专文稿(有兴趣可参见我的文册)

78年上半年我还是一个很清纯的战士,背着背包出发又背着背包回来,只是一只简陋的行李包里,多了一扎扎关于的书籍和资料。

从山西长治回来,我还是回到了原来的连队,班长是当不了了,就指盼着新装备早点下来,即使当不了排长,就当个兵也行啊!就这样耗着三个月过去了,心里嘀咕一点儿都不愉快: 刚刚才试射成功,从定装、生产到装备部队没一年的时间肯定不行!果然被我猜中了,六月份团里接到,装备的事被撂浅,最让我难堪的是的后面没有下文,我已经是一个超期服役的老兵,走不得,留不得,想燃烧一下激情的机会都没有,那一年的初夏六月,真的有点寂寞和清淡。

□炮院的升旗台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3)

一个充满激情燃烧的青春年华,怎可能轻意放过岁月!一个火热的盛夏怎可能没有一点点雨后彩虹!从1975年入伍以来我就没有示弱过,75年当高射炮兵,76年当地面炮兵,77年当反坦克第一代射手,我哪一年对不住岁月?短短的半个月似乎把我变成了一根火柴、一颗沉睡的炮弹,只能把火药罐装在心里,没有引信无法引爆轰天巨裂的。

我等,也就等了半个月的光景,无法说得清人在向往和等待时候的心情滋味!1978年6月底,团党委做出决定,选送我上军校,当时的院校名字不叫南京炮兵学院,她当时有两个名字,正式的名字叫【第一地面炮兵学校】第二个就是历史上俗称的【汤山炮校】终于让我的心又回到火热,掀开了我军旅生涯最美的一页。

□炮院教学大楼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4)

十八岁哟十八岁,我是母亲好儿郎,从小就有当兵梦,报效祖国多立功。

十八岁哟十八岁,我哟参军去部队。胸前一朵大红花,父母挥泪把手牵。千叮咛万嘱咐,不建荣光誓不还。

这是我1974年底离家乡时的心情。自从我踏上部队征程后,说实话我还真的很少想家,在部队兢兢业业,任凭调整变化一干就是四年,每一年换一次兵种,接受一次新装备,这是谁都无法想象的困惑,而我绝对不是运气好,只是我一直义无反顾,不弃不垒,追求着自己的人生梦想,我很想在部队干出点名堂,给自己争光,也给家乡和父母争光。

□风院风景一角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5)

部队在我上院校的时侯,考虑我一直没有探过假,专门安排我入学前探一次假,直接带着入学书和部队介绍信到南京炮院报到,时间是1978年8月25日。

当时我高兴得几乎要发疯,因为部队能主动安排老兵探亲的不多,除非个人家里有特殊情况。在红领章的年代,一个战士能够穿着有帽徽领章的军装回到故乡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我没有把这个写信告诉父母,我很想有意安排一场惊喜,象戏剧一样精彩动人,78年的夏天已经到了七月初,天气十分炎热,我打好了背包,显然背着的这一床被子,还是几年前在家乡人武部新兵换装时发的,三年多下来了,簇新的草绿色变成了浅白,我还是把一双胶底布鞋扣在背包的背面,能带的除了原来从家乡入伍时一只帆布旅行包,叧外增加了一只军用水壶和一件雨衣,天很热,我把军装和军帽整齐地放在包里,穿着夏服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的心象飞一样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6)

这是我军旅生涯里的第一次回家,我的心情很激动,狠不得把自己变成一枚或者是一颗远程炮弹!快速地飞行,突然落在门前的小河里,轰的一声炸出浪花。我从泗洪县城先坐车到淮阴,从淮阴又坐车到盐城,第二天又从盐城坐车到东台,一到东台我的心就开始狂跳,下意识地想着几年前那一天晚上,几百名新兵排着队伍,在东台轮船码头坐船去无锡的情形。中午过后,我登上了去老家的农村公共汽车…

这汽车开得太慢了,五十多公里开了将近二个小时,车还是老规矩在乡镇的汽车站停下,我没想到一下车,就被人堵上了,人越来越多,有人说: 老书记二相公回来了,还有人干脆帮我拿背包和行李,拽着我往公社的大院里面跑,我知道这是为什么,我老头子是公社里的书记,可能也有一些人感到莫名其妙,背着背包拎着行李,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在这个夏天就突然回来了,匪夷所思!

□打起老背包回家探假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7)

父亲见到我的时候,眼眶里闪着泪水,他不会相信我会突然退伍,三个多月前他做梦都在想我成为一名官的样子,这几个月虽然信少了,但他知道我的心情,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了,连一个招呼都没有!大概也应该是我们父子交心的时候,很快父亲的办公室就剩下我和父亲。

你这是怎么了,退伍?我确实不忍心让父亲有伤感!

告诉你老爸,部队让我回来探亲

那探亲后还去部队…?我说我不去了!父亲接着问那你…

哈哈: 8月25号我去南京,你想不到的一个地方,我要去南京炮兵学院上军校了!

我仿佛看到父亲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落了地,重重地在我肩上拍了一下对我说: 我的儿啊,有出息小子!

我和父亲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不早,父亲让人准备了一点菜带了回去,我和父亲说好了,回去谁都不许吱声,这个戏演一演有点意思,让亲和姐姐们懵一懵,就这样这天晚上我们全家有团聚的欢乐,又有一个沉沉的影子纠结着,我和老爸不开口,谁都不好揭这块不疼不痒的疤。

□家乡夏日的景真美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8)

这一夜我几乎失眠,母亲给我舖了一张很宽的床,有电风扇吹着还好不热,但心里总有点过意不去,我是在演戏还是在装徉,翻过来覆过去一夜没睡好,夏天的早晨天亮得特别早,我一骨碌翻身下床,打开了行李包,很郑重地拿出了新军装,有点象在部队出操时的装束,父亲也起得特别早,一头冲进来说: 天热帽子就别戴了,已在厨房弄早饭,快去给一个惊喜吧!

好呐

妈!

母亲转过身来吓了跳! 我的儿啊,你怎么了?刚回来想部队?

老爸一头走进来: 你二小回来是探假,不是退伍,部队不去了,下个月就去南京上军校了!

父亲话一落,妈妈立即眼泪直淌,一边哭着一边说着,激动的声音越说越大,和嫂子被惊醒,事情原来是这样啊!这一个天大的玩笑终于收场了,全家都沉浸在欢乐和自豪的气氛中…

□醉美的岁月 花开心际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9)

我在家乡度过了一个十分快乐的夏天,你一定能体会到我当年的心情,这一次探假时间还是有点长,时间一长我就渐渐的呆不住了,心里盼着8月25日早点来,我要去南京,去部队院校,那里才是我心里真正的向往。在探假前,营长曾和我谈心说,受文革的影响,部队军事院校将近十年都没有招生了,团里的提拔都没有经过院校培养,全团至今只有团长和参谋长是从军事院校出来的,你一定要好好珍惜,炮兵学院不同于部队,她是一个专门培养炮兵指挥优秀人才的地方。

那一天我出发了,我丝毫没有客气,一身军装格外显目,还是很公整地背着背包,提着行李,车站上早已有好多好多送行的人,我的父亲母亲嫂子,姐姐姐夫还有好多亲朋好友为我送行,这是我第二次从这里出发,我挥舞着手向他们告别,我说都回去吧!过不了几个月学校放寒假,我们再见!不过这话说早了,这一年学院的寒假是放了,我还是争取了留守,我还要忙我的业余文艺爱好,这一年的春节我是在院校度过的,这是后话不提。

□南京炮兵学院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10)

40年前可惜了没有手机,从8月25日到8月28日为三天报到时间,每一天在南京的火车站和汽车站都设立了新学员接待站,来自全国的八大军区地面炮兵部队。25日下午3点老家东台开南京的长途班车进站,很远我就望见红幅标语,就这样每一天都有很多和我一样的班长,走进了这一所炮兵军人向往的地方。

后话: 到2002年的时候,这一年和我从414团一起来的周建国担任了该团的团长,和我一起入校的冯海军同学担任了该学院的副院长,刘克平同学任该院院务部部长,任明学任自行火炮系主任,李满成同学任战略研究高教室主任,李勇同学,蔡鸥同学,刘利民同学等都是青一色的大校军衔。顺此向我的这些老同学老战友致敬

□炮兵学院教员大楼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11)

南京炮兵学院历史悠久,在国内外军史上很有名气和威望,新中国诞生以前这所院校就是时期的赫赫有名的【汤山炮校】曾经在岁月里为培养了无数的炮兵人才,是仅次于黄埔军校的的第二名校。新中国成立后,这一所学校全部保留并且得到进一步完善改造,成为第一地面炮兵学校。也成为了中国人民炮兵的摇篮。

沈阳炮兵学校为第二,长沙炮兵学校为第三,九十年代,全军三所炮兵学校全部归属南京,取名南京炮兵学院,叧外郑州有一所高炮学院,河北淳化有一所中级的炮兵学院,合肥有一所炮兵技术指挥学院,后来在建制的改建中,纷纷撤编改制,唯有南京炮兵学院一直完整地保存下来,体制由正师晋升为副军级。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12)

1978年我们这届是文革后期,学院恢复后的第一批军事队的学员,历史上称为第六期军事队有史回忆:这一期是学校建校以来,培养炮兵人才最优秀的一期,当年我们进校的时候,规模并不大,学校只有二个大队,那时候没有形成系,一个大队叫一大队,应该是先行招生的炮兵政工,我们是二大队,共有六,七,八,九,十共计五个中队,我在八中队四区队十二班。前面说到的冯海军同学是我班的班长,我是副班长。

我们主要是学习炮兵连的射击指挥,在炮种上主要区分为榴弹炮专业和加农炮专业,顺便学习火箭炮和加榴炮。那时侯还没有自行火炮系列,课程上主要是射击,战术和兵器操三门主课,射击课从炮兵射击原理,密位公式学起,射击方法学习直瞄射击和间瞄射击,间接瞄准射击比较复杂,最后毕业考试,都要以连长的身份,从占领炮阵地,观察所开始,以侦察兵,计算兵,连长的身份准备对目标的射击诸元,组织试射,下达口令,进行射击修正,最后实施效力射,摧毁目标。这些都是在实弹背景下完成的。

□操炮训练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13)

在炮兵战术上主要以军事地形为基础,熟悉和掌握军事地图使用常识,按地图行进,在地图上量取现地座标,确定地图上的炮阵地位置,观察所位置,以及目标位置,量取和计算观目距离和炮目标距离,根据气象条件计算射击诸元提前修正量。炮兵的战术都是为最后射击服务的,所以我们的专业又叫射击指挥专业。

兵器操作上,作为一连之长是必须要掌握的,在实战中,炮阵地是排长和副连长的事,观察所或者叫指挥所是连长和侦察班的事。但是我们都要学,而且还要很专业,所以如果现在你让我讲这三个方面的知识,虽然时光过去了整整40年,我肯定还会头头是道的。尽管社会时代在不断进步,但基本的发射法和原理并没有大的变化。我的女婿和我入学的时间整整相差近25年时间,他现在是炮兵学院战术教员室副主任,我每每和他交流,我当年在炮院所学到的基本上不差一二。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14)

1978年是我走进军事院校里的头一年,这一年我真的很兴奋,很荣光,在我军旅生涯中是一次人生的转折,那一年其实我也不年轻了,入伍的第四个年头,22岁了,如果77年不去山西学习,我想我肯定会提起来,哈哈,当个排长应该没问题吧,不过21岁就当排长可能也快了点,反正只要自己努力,在激情的岁月燃烧激情,总会有自己的收获。

1978,我的青春年华,人生岁月,军旅生涯里的一首歌!也恰巧今年的八一节,2018年的八一建军节,那一年的流水过了40年,让我经不住感概,就一囗气呵成,写出的【醉美的岁月,我的1978】

我的军旅 我的故事

下期再见

1978—2018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15)

醉美岁月,我讲的1978是40前的往事(图16)

老同学园地第57期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炮兵

炮兵又称地面炮兵、野战炮兵,是以火炮、火箭炮、反坦克导弹和战役战术导弹为基本装备,遂行地面火力突击任务的兵种。一般设有领导指挥机关,编有部队、院校、科研机构。部队通常按师(旅)、团、营、连的序列编制,主要装备压制火炮、反坦克火炮、反坦克导弹和地地战役战术导弹等。是陆军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主要火力突击力量。炮兵是以火炮、火箭炮和战役战术导弹为基本装备,遂行地面火力突击任务的兵种。它是陆军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主要火力突击力量。具有强大的火力、较远的射程、良好的精度和较高的机动能力,能集中、突然、连续地对地面和水面目标实施火力突击。主要用于支援、掩护步兵和装甲兵的战斗行动,并与其他兵种、军种协同作战,也可独立进行火力战斗。炮兵具有强大的火力和较高的机动能力,能对地面、水面目标实施集中、突然、连续的火力突击。主要用于支持步兵、坦克兵的战斗行动,并协同其它兵种、军种作战,也可独立进行火力战斗。其基本任务是:摧毁敌方炮兵和指挥机构;击毁敌坦克、舰艇和其它装甲目标;歼灭敌方有生力量;封锁敌方交通枢纽;破坏敌方工程设施等。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