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关注趣闻网

聊天,连走路都要从人的身体上跨过去了

  • 日期:2020-08-02 18:21:06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344

三月的江南,晨曦退去了最后一道湿衣,天空还是有些暗淡。

周日清晨公园的椅子上坐着一个胖胖穿着绿花白底毛衣、头发烫的卷卷的老妇人,远处慢慢走来一个头发花白手持拐杖清瘦驼背的老人。

“我可以坐这儿吗?”瘦老人。

“可以,可以,天还早着呢,没人来跟我们抢。”胖老人爽快地答道。

这时的公园显然有点冷清,除了晨风吹动着柳丝,那些跳扇子舞的大妈,打太极拳的大爷大概都还在睡梦中吧。这一胖一瘦的两个老人,倒是在这条有的长凳上,很快就互相聊开了。

从前几天的菜场里的鸡现在吃的都是有激素的料,到红薯是化妆过的;冻伤的鸡蛋是有毒的,到西瓜是打过色素水疗针的;再从昨天吃的大馄饨荠菜太老了,到今天准备吃山药排骨汤;从风湿性关节炎要吃什么止痛药,到高血压到底会不会引起中风;就这样两个老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天南地北谈论着。

“您是本地人吗?”胖老太转过脸来问瘦老太。

“我是从乡下来的,不过现在这个城市已经住习惯了。”瘦老太一脸满足的神情。

瘦老太早年和老伴在江苏农村有着自己鱼塘。二儿一女都到沪城打工来了。一个大雨磅礴的日子,老伴居然掉进自家的鱼塘里,等打捞上来时已一命呜呼。用医生的话说,老伴是中风后失去知觉掉进鱼塘的,如果醒来也是没有用的植物人一个。瘦老太泪水伴饭的日子里,子女们都真心劝她卖掉鱼塘来大城市和他们一起过。于是,瘦老太果断卖掉了要人命的鱼塘,腰缠十二万来到上海。乡下的亲朋好友再三叮嘱:不能把卖鱼塘的钱都给孩子们,自己一定要留一手,将来要养老的。

瘦老太第一次敲开了大儿子家的门,出来迎接的是欢天喜地的大儿媳和孙子孙女。饭桌上,大儿媳耐不住地套话了:

“妈,您把鱼塘卖掉了就在城里不要回去了。”

“我鱼塘是卖掉了,可是这十二万块钱在我来的路上被人偷了。”

大媳妇马上改口道:“妈,我们也是整天打工,要养两个孩子您看看这日子过得急巴巴的。您到大弟家去住吧。”

瘦老太二话不说就去敲二儿子家的门。

同时出来迎接的是二儿子和二媳妇,二媳妇嘴灵心巧,一边搀扶着老人一边招呼着孩子:“香儿,奶奶来看我们呢,还不赶快出来扶一把。”

“妈,鱼塘卖了,今后也不要这么辛苦了就跟我们一起过吧。”二儿子孝顺地说。

“鱼塘是卖了,可是钱在来的路上被小偷偷走了。”瘦老太如法炮制一番。

“妈,您看到了我们这儿挤的走路的地方都没有,若再地上打个铺,连走路都要从人的身体上跨过去了,您到小妹家去住吧。”

老人又二话没说起身就走了。

拐了一条又一条的弄堂,在一幢破旧的老式砖瓦房前停下了,这里住着都是外来打工族。老人吃力地举起了右手还是在硬梆梆的门上落了下去。

“外婆来了,外婆来了。”女婿第一个冲出房门,跟着小外甥在后面叫着,把老人请进了屋。

“人是来了,可是卖鱼塘的钱在我来的路上丢了。”老人怕是尴尬,赶快就把自己先澄清了。

“妈,您要是住不惯这里,还是回乡下去吧。”女儿最后一个从屋里出来,一边抓着一把葱,一边朝母亲走来。

“丢就丢了呗,妈,要是您不嫌弃就和我们在这里一起过吧。”女婿是一个在建筑工地上干粗活的人,却说出了这般如此的话。

“儿女不留我,是女婿把我留下了。”

老太太赶快掏出身上的十二万块钱。

“我们一起生活吧,我也承担一部分生活费。”

胖老太此时若有所思:老了就没人要了。

胖老太是这里的本地人,逢人便说自己是开过洋荤的。胖老太的一儿一女都在外国。

早些年儿女出国非常艰苦,胖老太刚从银行退下来,就来到美国东部帮女儿把三个孩子一个个都带大了。

女儿和女婿在美国一起打拼,事业做得很好,他们有了稳定的收入和百万豪宅。但是很明显的,渐渐地老人在这个家不受到欢迎。进进出出,女婿总是一张冷冰冰的脸。一天,女婿对老人说:“您知道狗为什么要叫吗?”

老人懵懂,“狗叫就是天性啊!”

“不,狗感到孤独,尤其是老狗整天哇哇乱叫。”女婿依然毫无表情地说道。

老人是个知书达理的聪明人,知道女婿是在影射什么?

于是老人识相地离开了女儿家。孩子们天真地。

“外婆,您不要走,外婆您什么时候回来啊?”

“外婆老了,你们都会独立的成长起来。”胖老太以后再也没有去过女儿家。

胖老太的儿子在加拿大是个医学院的讲师,媳妇是科大理论物理的研究生,现在和儿子在一个大学,却是摆摆实验室的仪器。来到加拿大后,媳妇心里一直不平衡。这股怨气在婆婆来到后变得更加变本加厉。

老人把自己的积蓄都交给了儿子,以为儿子是今后唯一可以依靠的对象。是不是学物理的女人情商特低?老人一天三餐,打扫卫生干着佣人的活,媳妇还是百般刁难,且从来不容许婆婆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再说,儿子一家出去度假,也从来不带老人一起去。而儿子全家的衣服,包裹媳妇的内裤都是胖老太一个人洗的。媳妇的逻辑很简单,当时我生孩子你没来帮忙,现在倒要住进我家,难道还想我来服侍你?这种忍气吞声的日子,哪是胖老太以前在银行里呼风唤雨可以忍受的。媳妇视胖老太为眼中钉,直接告诉自己的丈夫,“要我,没;有,我出走。”

老人想得明白,“你们过快快乐乐的日子,我走!”胖老太一辈子不缺钱,老了,不中用了,没人要了。还不如谁都不依靠,自己过。等走不动了,大不了把钱交给国家去住养老院。

“人老了就没人要了。”这一胖一瘦的俩个老人同时吐出了这句话。

两个老人慢慢地聊着,公园里的人已经多了起来。打拳的、舞剑的、唱歌的、跳舞的,都是一些有闲有情的人。谁还会注意到长凳上的二只同命鸟?

渐渐的太阳已经爬上了头顶,是那种红彤彤的,却是那种冷冷的阳光。

有道是:夕阳西下鸟歇息,却是黄昏愁白头。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老太

1.对老年妇女的尊称。2.称中年妇女或母亲。3.明代宫廷中厮役对宫女的尊称。4.烟台地区方言。年龄稍长着对自家长辈(父母、岳父母、公婆等)的尊称。5.陕西西安及关中部分地区、西北部分地区方言,合肥地区方言。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