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关注趣闻网

十二月风雪客

  • 日期:2020-06-03 12:57:09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180

十二月风雪客(图1)

十二月风雪客

一花一叶,一茎一果,十二个月的高山流云,十二首抑扬顿挫,在最后一朵雪花的暗喻下,旧时云影,风过耳畔,终成,匆匆的感慨,短暂的烟火。

万物在聚散之间。从相聚到别离,从温暖到疼痛,这也是古人把十二个月描述成云的本意,或者说用十二个月婉转地描述一个女子的一生,谁知道呢?

接孩子步行回家,眼瞅着西斜的太阳被风吹进黑夜,暮色四合,我把羽绒服的阔领往上拉了拉,壮实的儿子则把帽子戴在头上,头缩进去,再拉上拉链,只在前方露出似笑非笑的眼睛,活像个装在套子里的小人。十二月,果真寒意簌簌。

十二月风雪客(图2)

又是一年岁暮,心中的念想日益剧增,焦虑与希望并存,努力与颓废同在。十二月的你,在远方,可有相同相通的感慨?我知道,你一直记挂着春花秋月,记挂曾经的雪和光阴。

用生命去爱,用文学去拯救爱,文学和生命,注定跟爱纠缠不清。说这话时,你的眼神是坚毅的,淡泊而淡定。若庭前花,若挂在春天窗口桃花的映像;似秋水,只留下枝头倔强的章节,风中心仪的字符。

张爱玲说,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是啊,曾经葱绿的岁月,何时开始带着荒草的颜色,芥末的辛辣了呢?五味杂陈是琐碎,压抑的泪水是曾经,亦或为秋风过后无边的苍凉。绝非朱砂痣和蚊子血的哲学能够诠释的。

时间一滴滴流逝,嬗变的不只是季节。曾以为一辈子不分你我的人,近在咫尺,却像飘落天涯的雪;曾以为山高路远迢迢的人,却是今世的风雨同行。一方圆桌,几本诗集,便是春天。但要抵达彼此,从相见欢到默然无语,到底要经过多少岁月?从山穷水尽到瞬间花开簇簇,要吟诵多少相似相通的诗句?葛藟和杂草之后,是天涯,是无期,是永夜。

十二月风雪客(图3)

十二月是个病句。

十一月的衣衫冷漠无语,一月的云气闪烁其辞。

今年的雪,迟迟不见踪影,天气预报像一个低劣说谎的骗子,阴晴在唇齿之间转换,事实却每每与之背道而驰。从入冬以来就开始盼望,立冬、小雪、大雪。冬至时分,我也是第一次因为无望可盼,无端生出些许怨恨,想起去年冬至一口气写了二十五首,今年硬生生地赌气,没写一首冬至诗。跟谁赌气呢,不知道,雪花该是个大众情人,冬天的宠儿,诗人的挚爱,艺术家的小妾;跟自己较劲呢,也是不知,只不过想潜心做一回风雪中的看客,或者风雪客,复习骨头里的苍白、苍凉。

至于雪在何时下,下在哪里,哪些落在身上,哪些守护大地,那是老天爷的事。每当天气阴翳,我下意识地抬起头往天上看,想那么多的美好,藏在高深的云层,藏在不被人洞悉的天宇,就感觉,等待和未来真富足。

十二月风雪客(图4)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北风过呼啸。一直跟雪花有缘,它该是我骨缝里的花了。如果说童年的一场大雪,覆盖了我的来处,那么,每年的择时等待,则是寻找今生最美最彻底的去路。

十一月的衣衫挂在哪里,我来不及辨认它挂的树梢和方位,十一月就半裸着身子走了,走的绝情,走的干净而彻底,十二月只好努力温暖着,无奈着,于安静中压抑,于等待中担忧。

是的,我在惦记、担忧、等待一场雪莅临的日期,十二个月本已太冷,却盼望更冷的雪花擦亮眼睛和远方,是不是个病句?

十二月,总是不自觉地想起一个人:木心,想起这个寒夜里大雪纷飞的人,想起他的异国他的雪花般美好易逝的爱情。想起,翻开书页,茶未凉,雪花就落满尘世。

十二月风雪客(图5)

合上书,回忆的雪跟故乡和寒冷偏安一起。

那一年,睡梦中,我被一阵地动山摇摇醒,只记得床在动,窗户和木门哗哗作响,我躺着,木板床一直在倾斜,似乎,努力把我这个懵懂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推出去。

于我,那是一场,也是一场雪灾。弟弟妹妹早被父母喊出来,他们住在后院。来临,好像没人或者没听见谁喊我出去。

想起了一句话,无惧的人,可以坦然地面对生死。

雪花飘荡,往事如风。那一年,冬天的雪花借一口井,截留了我童年的欢乐;我想把父亲赐予的绳索,用雪打个死结,连同自己一并扔进枯井。一个人的荒野,雪花如蝴蝶翩飞,吻遍我身心的冰冷。第一次与雪花相拥,孤单如此美好…奔往雪野的路途遥远,累倒在地的我,甚至没听到弟弟妹妹的呼唤声。

之后,一切如故。我在盼望中长大,想来我盼望的在蹒跚中长大吧,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远的跟雪花很近,远的跟我隔着春秋的栅栏;再以后,我开始盼望天崩地裂,盼望荆棘过后茫茫的雪原。

十二月是一截断章。没有一场雪来对接时间,显得前不挨村后不挨店。

梨花胜雪时,我有过清澈的四月,之后,就一直揣着一株胡杨日夜兼程,在天尽头,在海尽头,在别人到达之前。木心先生曰:爱情如雪,新雪丰美,残雪无奈。我在陈年的章节中,沿着月份的经线,走着,走向爱,走向远方,雪和你就是远方。

十二月风雪客(图6)

相遇太晚,从一月开始,我用长路漫漫,将十一月的寒衣包好,披在北风的肩头,你的身上,我的心上。

雪花是我的也是你的。有一次看到南方肆意的蓝花楹,感觉,它像极了,我的梦,我们的普罗旺斯,又像长夜尽头的悬崖绝壁,带领南方的暖阳,沦陷在雪花的深渊里。

十二月风雪客。我在故地,捧出内心的苍凉,摊开北风里的诗稿,跟树梢上的枯枝交谈;茁壮成长的儿子,向着阳光和北极星,尽力开花努力结果,我也是。

诗神加冕,我在一月前的寂静里迷路了。给我指出通途的人,我用内心真诚地书写感恩感激。北方未老,昼长夜短开始计时,我愿忽略对错未知的结局,通过诗歌,与一场雪纠缠不清。

十二月风雪客,在远方,在心底,在纸上,在字里。

梅一2017年12月26日上午草于相城

十二月风雪客(图7)

梅一 ,曾用笔名:兰心梅韵, 本名:邵敏。鲁迅文学院安徽作家研修班结业,系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理事、安徽省诗歌协会会员。发表诗歌、散文、评论若干,现代诗为主。诗歌入选《当代千人诗歌》精华卷)《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中国当下诗歌现场》2016年卷)等。作品曾获全国和地方征文一、二等奖。获安徽金穗文学奖。作品见《阳光》《天津诗人》《大别山诗刊》等。

习诗理念:唯诗歌能直抵灵魂,诗是疼痛的挽歌。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雪花

雪花,一种晶体,结构随温度的变化而变化,又名未央花和六出,一种美丽的结晶体,它在飘落过程中成团攀联在一起,就形成雪片。单个雪花的大小通常在0.05~4.6毫米之间。雪花很轻,单个重量只有0.2~0.5克。无论雪花怎样轻小,怎样奇妙万千,它的结晶体都是有规律的六角形,所以古人有“草木之花多五出,独雪花六出”的说法,世界科学史著作中有记载是中国最早知道雪花的六角结构。雪花是由小冰晶增大变来的,而冰的分子以六角形的为最多,因而形成雪花多是六角形的,并且每一片雪花的形状没有一模一样的。雪花形状的多种多样,则与它形成时的水汽条件有密切的关系。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