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关注趣闻网

枕一支笛入睡

  • 日期:2020-06-03 12:33:52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731

枕一支笛入睡(图1)

这一天,听了太多的声音,嘈杂或是窸窣的;这一天,看了太多的东西,运动或是静止的;这一天,遇了太多的人,交谈过或是没交谈过的,聊得令人舒畅或是令愤的:这一天,走了太多的地方,喧闹的城市或是僻静的小巷…

它们被我的记忆潦草地勾勒在素描纸上,可因为这声音、这画面、这人、这事太多太杂,以至于在我闭上眼睛回想的那一刻,好似有人用粗糙的大手一把抓起这堆纸猛烈地朝我砸过来,这一片还夹杂着破裂、摩擦的声响,真是糟糕透顶。这种被有意地、密集地砸中的感觉,令人十分不舒服。

每天步子迈的太快,思考的问题太杂,说的话太多,脑海中留下的场景、影像自然也多。因此,当每天结束来回想这一天时,这种情况是多数发生的。所以,上述的不舒服之感是常存在的。

可,我如何是好呢?

今晚,我一改平常排斥、厌弃的心态,闭上眼睛想象这些画面都放慢了扑面而来的速度,慢慢地,“砸”的动作变成了“飘”那么慢,难么轻不觉眼前出现了般的画面,不仅有场景,还有声音。我伸手将它们一张一张的接住,放进我左边或是右边的心房。逐渐地,我开始调整呼吸,慢再慢我听见了自己的心跳,摸到了自己脉搏。眼前,浮现着一副缥缈却仿佛又真实可见的画面:

作家林清玄在登完一千多个又厚又结实的石级后,在风景秀丽的庭前铺满青石板的元亨堂遇见了湾仔师父,那棵梧桐树下,那丛竹林旁,一俗一僧正谈笑风生,好不快活,他们时而开怀大笑,时而对饮成三,不觉空谷传来“青山元不动,白云自去来”的回响…

仿佛,我已从自己的躯体抽离,步入画中。 此刻,我不在闹市,而是在空谷,耳边传来的汽笛不知何时变成了鹧鸪鸣叫,眼前的昏黄的灯光不知何时变成林间密叶虑出的月光,空气里弥漫的空气不知何时掺杂了幽兰淡淡的芬芳…我的呼吸越来越平稳,越来越慢…

顺手拈来置于床头的茶杯,抿一口已凉的清茶,从舌尖滑过的茶水冰凉又苦涩,口味不佳,但我却像是在隆重的仪式下饮了吸收过天地之精华的圣水,身上充满了一股力量。饮闭,月上林梢,盛装圣水的器皿忽而变成一支短笛,纤纤玉手才将送到唇边,一支悠扬,一曲霓裳,野马已归巢,麋鹿已合目,连吹笛将枕着这支笛,乘着这笛声安然睡下~

张华记于长沙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画面

画面,pictureframe。电影最小的构成单位、映现于银幕上的活动视像、一幅幅电影摄影的构图。画面有长有短,但都要在银幕上持续一定时间。因此,由许多画格构成。用刀划脸。古代北方某些少数民族的风俗,凡遇大忧大丧,即割面流血,以示悲愁。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