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关注趣闻网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

  • 日期:2020-05-24 12:07:34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676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图1)

这是我几年前写的一篇文章 当时正在读大学,偶然的机会,去色达五明佛学院参加了一次金刚萨埵法会,那时的场景,经历,至今仍然无法忘怀。或许是注定的因缘,现今我也已经成为一名僧侣,成为自己曾经羡慕的人。穿着红色的袈裟,于闻思修,讲辩译之中度日,忙碌而安闲。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图2)

一直想写一篇文章,关于五明—群山环抱中的至高信仰。

从成都茶子店车站到甘孜州色达县,600公里路,将近十六个小时的车程。下了川藏高速,车静止在了山间,可车轮明明转的飞快。远处的山绿得发黑,高得入天,厚厚的雪白的纱将神秘的面孔包裹的严严实实,不肯将自己的容颜轻易袒露。八角堡藏寨,坐落于服务站对面一座不算高的山坡上,洁白的佛塔,转经筒的女人,抱着小孩念经的老人。高大宽敞的寨门守护着寨内的宁静与祥和,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我冒昧的闯入转经筒女人的世界,女人的笑,纯真的像孩子,眼中闪烁着快乐与喜悦,我随她转起了经筒,此刻的静默神圣而庄严,只有木制的转轴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低沉的念诵着经文。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图3)

稍作休整,我们又踏上了西行的路。车开在G317,周围的山一座高似一座,路也变得又窄又险,一不留意,要么是与山石亲吻,要么就投入湍急河流那冰冷的怀抱,大自然的造化,把死亡也变得如此浪漫。古人求经向西去,十人能回无二三。渴仰正法的人才更配得上旅行家冒险家诸如此类的称号。从此东行,入大流沙......《大唐西域记》,新疆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早在唐代就被玄奘法师了。路途险恶,天也做不了主,归命佛陀则是最佳选择,受了三皈依戒,想必也能得到怙主慈护念吧。闭上眼,心中默念往生咒,想象一下从死亡到的。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图4)

据说,过了马尔康会出现高原反应,班车停靠在服务站,走下车,深吸一口清新无空气,跑几圈,跳几下,没有高原反应,我有些失望,一直想体会一下在马建的《伸出你的舌苔或空空如也》中所描述那种由于缺氧,大脑失灵,小脑出奇的灵活缺乏逻辑却有清晰的细节的情况下,会不会有面见彼佛阿弥陀的幻象。我算不上是佛教徒,更谈不上是藏传佛教的信徒,我更喜欢从科学和哲学的角度研究佛教,钦佩佛法甚深的智慧,却因自认为是工科大学生,有着理性的思维和掌握高端的科学技术而对实修所证悟的验相一概而论的称为幻觉此行,我原本打算到高海拔处寻找幻觉找到藏地成就者得以见到验相的根源,然而,我来藏地的初衷却因在学院参加金刚萨埵法会而彻底改变,最终跪拜在本师佛的法座下。

十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迈进了解脱门,向学院所在的方向眺望,密集而明亮的灯光如夏日的繁星闪烁着。我戴好眼镜,看了又看,几乎怀疑是纳美比亚的夜空贴在了山坡上。繁星的后面,闪着金色灯光的,就是学院最高处,海拔4100米的大幻化网坛城—绕108圈决定往生的圣地。藏地的天气变化无常,还未来得及赶到法师安排的住处,狂风四起,砸下了冰雹,六月份,穿了棉衣还觉得冷,这算个欢迎仪式。在学院,前后左右是那么相似,我的方向感突然消失了,电子产品八分残废,网络不好,百度地图不管用。就这样在凹凸不平的路上没头苍蝇似的乱撞了好一会儿。经过一番周折,终于可以躺下休息了,虽然是十

几个小时未眠,但我此时并无睡意,静静地听着冰雹与窗子的,冷风不时的吹在脸上,头脑格外的清醒。当科学家费尽千辛万苦爬上顶峰时,却发现佛陀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我一遍遍反思科学的发展,佛学似乎为科学研究了绝妙的假设,但科学只能验证冰山一角。释迦太子,一个人,如何能将宇宙观察的如此清晰明了。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当这种真理无法用人类的二维语言明确的表达出来时,给人的感觉是如此荒唐而虚幻。迄今为止,人的潜能是无限的,这是科学与佛学的共识,而佛学又为人类之所以不能用到无尽的潜能找出了原因:无明所障。相对真理总是处于向绝对真理的过程中,我想,佛学理论是否就是所说的这种运动的最终状态。由于所处的维度关系,我们的分别念尚且不能接受超出我们生存空间的维度的事实。就如古人曾经认为天圆地方是一种认知能力的落后。但在未来的某一刻,绝对真理必将昭然于世。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图5)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早随师兄们一起爬上坛城后面的草坡接受灌顶。草绿的出奇,天蓝得出奇,云白的出奇,在上海生活十几年,没见过这么纯的颜色,头有些晕,莫非在做梦?人站得高,就觉得天低,总妄想着伸手可摘到空中的云。起伏的山势造就了群峰连绵的景色,可这山似乎不高,却映着云投下的影子。山上的草如何生长的那么整齐,没有树,只有一片片使人忍不住想躺在上面的绿。我的方向感,距离感 都已经消失了。真想从对面的山坡滚下,想必会有一种从空中跌落的感觉。眼前的这一切,使我有了王鼎钧先生那种见到黄河想往里面跳,见到金字塔想往里面钻”的狂想,总之,美得想死了。我不懂藏语,听着广播里门措上师的声音出神,偶尔还随着身边的师兄重复着自己都不解何意的句子。不断的有僧众撒大米表达祝福,哈达在人群中传递着,投向上师的法座。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处在无比虔诚的信众中,我也难免变得虔诚。

敢问法师上下?我以汉地的礼节恭敬地请教法师法号。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图6)

什么上下,圆玉。法师半开玩笑的说。

上圆下玉,呵呵。旁边一位年轻的法师笑道。

以后的几天里,我就负责起提水和倒垃圾的工作。据说,学院以前没有水,这眼龙泉水,是法王如意宝做法请龙王开的。水源来之不易,每次提水,格外的珍惜。学院里,随处贴着因果自负的警示语,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要考虑到因果,不敢胆大妄为。在当今道德几乎沦陷到底线之际,相比于世间的后果自负因果观不更是一位良药吗?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图7)

法会期间,我尝到了奶茶,糌粑这些藏地特有的食品,使我这个吃惯了白米的汉族人对食物有了别样的感受,充饥而已,何必华食。上午法会有两座,统一课诵过后是自由念诵金刚萨埵心咒,嗡 班匝儿萨埵吽的声音充满了每个角落。忏罪,必当到痛哭流涕,座间不时有人泣不成声。

由于时间紧迫,我参加了两座就做了学院不提倡的事儿—约了师兄去转坛城。从红房子的低处爬到高处,李白的《蜀道难》在头脑里跳动着。傍晚,风有点冷,直到晚上九点,飞快的走了七十圈,颇有成就感。坛城下,还有磕大头的信众,一次次的将身体匍伏于地,顶礼佛足。

学院的夜,静的出奇,广播中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咒语声显得突出而空灵,那是藏民独有的嗓音,与天地交融,震撼心灵,永生难忘。

五明佛学院,一个三天就使我产生离开生长十几年的家,奔赴疆场的悲壮的地方,我不忍离去。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图8)

天还未亮,我便在细雨中登上返程的车。来世,愿我出生即遇正法。

若在世间,则当兵在川藏,守国土;若在出世间,则出家在五明,守佛国土。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图9)

现今,我虽然没有福报因缘,在喇荣五明佛学院学习修行,但依旧在理塘县一座萨迦派不算大也不算小的佛学院里学习,感恩上师所赐予的一切,钦!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图10)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图11)

仿佛世间的一切污浊都被阻挡在外面,则当兵在川藏(图12)

守护北方最胜救护主,博学成就大海周遍处。

在此雪山山脉阐教法,祈愿萨迦教法广弘扬。

雪域中央金刚座,吉祥萨迦法政愿广扬。

化身血脉相续永不断,祈愿一切事业等虚空。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世间

世间一词也表达了人类居住的区域空间,也有时空的含义。《世间》包括:空间,时间,物质,能量,速度。《世间》只局限于人类居住的空间,与浩瀚的宇宙以及星系是没有关联的。

当兵

当兵在当代中国是指服兵役。全民兵役,一大部分入伍,进行服役,时间为两年;另一部分通过体校、警校、各种车队、街舞队、篮球体能技术训练社、耐力生存与拓展训练探险、集体负重训练、CS团队训练社等训练方式来进行为期六个月到一年的军事化训练,时间为六个月至一年左右。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