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关注趣闻网

说了两个月又不说了,爱一个人,害一条命

  • 日期:2020-01-22 21:40:34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992

说了两个月又不说了,爱一个人,害一条命(图1)

说了两个月又不说了,爱一个人,害一条命(图2)

说了两个月又不说了,爱一个人,害一条命(图3)

说了两个月又不说了,爱一个人,害一条命(图4)

河北阜城县小农家四全院里,住着三姐一家和她最小的妹妹八妹。

她们姐妹8人。其她的姐姐妹妹都先后出嫁,只有这个八妹还未出阁。她不但已经35岁了,还从10岁就瘫痪在床,已经20年了。

吴家八姐妹继承她们家爱的传统,对小妹妹不离不弃,疼爱有加,尤如母亲在世一样。

母亲在世对小女儿的处境痛心不已,日夜哀伤,却无能为力,改变不了可怜的女儿现状。2007年冬天去世时,人去了,眼睛硬是睁着不肯闭上。

她迟迟不断气的心思女儿们都明白。大家看着母亲难受的样子,实在不忍心,一个一个向母亲表态,她们一定一辈子对八妹好,决不放弃对她的关心和爱护。

当轮到七姐表态的话音刚落,母亲脑袋一歪,走了。

姐妹们全都泪流满面。想起小妹瘫痪的20年里,母亲是如何把一颗心全放在可怜的小妹身上的,就伤感不已。

姐妹们不是只为了安慰去世的母亲才是这样言词旦旦的。她们是从心里疼爱这个最小的妹妹,她们是真心实意向母亲表态的。她们要像母亲一样对八妹关爱到老。

母亲在世时,八妹只有一个母亲,母亲去世后,八妹却有七个母亲。她们轮流养护她。现在是轮到三姐了。

八妹瘫痪在床自然什么事也干不了。能干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伸出手拿起放在枕前的那根塑料管子,扭开开关,口干了喝水。

那根管子通向墙上挂着的一个装水的玻璃瓶。吃饭要喂,洗脸洗身也靠别人,屙屎屙尿也在床上,别人拿东西接着。

在床上她能转身,但转身必喊唉哟,那是疼痛的反映。小妹呀小妹,你的灾星到何时才能消退啊!

八姐妹中,大姐已是花甲之年,比小妹大了将近一倍的年岁。看样子,这么大年纪的人这一辈子也要护理小妹了。

其她所有的妹妹们都比小妹大,她们会一年年老去。小妹也会老,但按照自然规律,她一个人会老在后面。到时候谁来照料她呢?

照料年老的父母也只是一段时间,他们终有老去的一天。他们老去了,儿女们也就解放了。小妹的七个姐姐们却没有解放的一天。

这一点她们不担心,她们担心的是小妹难道这一辈子就在床上过了?人生的真实滋味她还没尝过也就算了,她们死后她怎么办?

小妹究竟是因为什么病而瘫痪?知道得最清楚的自然是母亲。

姐妹们也就知道那时的父母背着她走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确诊,讲不出个所以然。反正她就是瘫痪了,起不来了,动一动就喊疼。 大家都没有办法,只有眼看着她就这样躺着。

父亲去世了,这付担子由母亲一个人担着。

母亲去世了,由她们七个姐妹担着。

她们必须完成父母,特别是母亲的遗志。照料小妹终老,是她们对母亲的承诺,也是完成母亲的最后一个心愿,是对父母尽孝道的一个实际行动。

有一天,三姐从外面回家。走近自家小四合院的门前,恍惚间一个人影晃了一下就不见了。

她揉揉眼,以为眼花了。对,很可能是眼花了。

这时候四周一片寂静,没人走动。家里只有小妹一个人躺在床上。她已经20年没有离开床了。她是肯定不能下床来的。丈夫外出打工。女儿在校读书。是谁在这里晃动呀?

他们这里民风极好,从来没闹过盗窃之类的恶性事件。就算是盗,一般也应等到晚上。皇天白日的,这个贼胆子也太大了!

进到屋里,问小妹,刚才家里来人了吗?

小妹在床上摇头。她说,没来人,什么没来。

她卧床20年,对世事的了解还停留在10岁瘫痪前的时候。姐没有过多的话能和她说。姐不能把刚才自己眼花的话与她说。说了反而将她吓着了,不好。但三姐始终在心里纳闷。

奇怪的是,后来还发生了两次这样的眼花。她不能再盲从自己的眼花了。她觉得这事不会这么简单。

他将在外打工的丈夫叫回来。与他商量,要把这件奇怪的事弄清楚。

丈夫与她每天早饭后,像往常一样的出去工作,像往常一样的中午回家吃饭。其实丈夫早早地就回来了,躲在大门外的草堆子后面,要把事情弄个究竟。但是十余天过去了,却没有异样发生。生活又进入常态。

有一天,不经意的三姐推门进屋。一抬头,就见一个人站在厅堂的中央,直直的,一动不动。

她当时惊得三魂丢了七魄。看清了,竟然就是小妹!她不动亦不摇,像个木头人,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三姐,就像并不认识。

这一下,三姐实实在在被吓坏了,大叫一声,扭过身子就朝门外跑。等她叫来了人,小妹已经倒在地上昏过去了。待到小妹醒来,竟对发生了的一切茫然不知。

这是一个大事件。姐妹们都过来分析原因。

她们坐在小妹的床前。小妹因为几个姐姐都在身边而高兴,像小孩那样,躺在床上抿着嘴笑。但她并不在乎姐姐们在说些什么。

姐姐们都认为小妹决不是假装瘫痪的。这种假装不是享受,是痛苦,是折磨。只要不是神经失常,是不会愿意用自己一生的代价来换取这种痛苦和折磨的。小妹并没有神经失常。

小妹她一个人在厅堂里,看见三姐就像不认识,三姐一叫,她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很像梦游。

但是,没有听说瘫痪病人可以在梦游的时候起来走路的。

瘫痪是病,是肢体变异,丧失行动功能,没有特效药。梦游是不可以将病人变成一个健康人的。

四姐回忆两年前,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的小妹却突然说起了天津话。说了两个月又不说了。大家觉得许多神奇的事发生在小妹身上。

如果说她的瘫痪不是装出来的,为什么就连转身都喊疼的人,身上竟从来没有出现过褥疮?就算姐妹们照料得好,多多少少也会有点的。

议论的结果是再找医院。让医院结合最新发现的小妹的反常现象重新诊治。

医院反复检查,果然没有发现小妹的病症,肢体和内脏一切正常。

照理说这样的体质根本不可能会瘫痪,她怎么就瘫痪了呢?医生认为既然她像梦游一样能下床,干脆找催眠师催眠,也许能说明一些问题。

催眠师详细地问明了有关情况,认为她不是真正的瘫痪,很可能是某种心理疾病。催眠师有了信心。

催眠后,她居然坐起来了,但是显得异常痛苦的样子。催眠师没有怜悯她,非让她下床走路。她挣扎着下了床,当着所有姐姐们的面,她艰难地迈开了步子。

众姐妹20年第一次看到她们最可怜悯的小妹在地上走路。她们觉得不可思义。她们甚至怀疑是催眠师的魔术。

事实上,不需要催眠,也能扶小妹坐起来,还时不时的可以扶她下来走几步。但是,这一切都使她很痛苦,她不愿意坐起来,更不愿意走路。她宁愿继续照原来那样子躺着。

医生得出诊断结果:癔症。这种癔症的基础是强烈的依赖性和模仿性。

她很可能从小娇生惯养,呵护有加。稍有一点不如意就不能适应。大姐忽然醒悟,小妹是母亲最小的女儿,简直把她当儿子带。

父母原来是想生一个儿子的,生到最后一个还是女儿,就权当她是个儿子。加上她生下来就体弱多病,更是不敢让她稍有不如意的地方。

但不如意的地方总是有的,她就躺到床上不吃不喝。大家都顺着她,生怕拂了她的意。就连吃零食,到她瘫痪之前都是母亲剥了壳放在她的面前。

她有一次生了气,倒在地上,从此就没有再起来。从此就被判定为瘫痪。原来小妹这病是母爱害了她。她又害了母亲。母亲又害了所爱的女儿。

医生说,这病模仿性强。那一年忽然说天津话,虽然她并没有去过天津,也没有跟什么人学过,却很可能在收音机里或别的地方学会了一些,她就说着取乐。反正周围也没有真正的天津人,说得对不对也没人评判。

医生还说,20年了,最好的青春时光已经过去。长期的依赖使她丧失了能动性。如果她真正想下床走路,她就能下床,否则还是不能好。这一切都取决于她自己。但是她没有文化,幼稚得如孩子,这是她明白事理的最大障碍。

但是河北武警总医院听说后,来车将小妹接去了,作三个月的恢复治疗。

说了两个月又不说了,爱一个人,害一条命(图5)

说了两个月又不说了,爱一个人,害一条命(图6)

说了两个月又不说了,爱一个人,害一条命(图7)

说了两个月又不说了,爱一个人,害一条命(图8)

说了两个月又不说了,爱一个人,害一条命(图9)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小妹

5、在川渝地区(特别是在重庆市)意指一般性服务行业的服务员,如导购、餐饮等行业,特别是在餐饮行业,如在火锅店、串串香工作的服务员,顾客都称之为“小妹”。原因:在其他大部分地区都称呼服务员为“小姐”,为礼貌用语,而在川渝地区,“小姐”一词指“特殊性服务行业”的服务员,含有极大性质地贬义,所以改称一般性服务行业的服务员为“小妹”。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