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关注趣闻网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

  • 日期:2019-10-12 19:49:03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241

网络时代,便捷的通讯,相拒千里,却如咫尺。

小店战友群传上陆炳元老连长的两幅照片,一幅当年照,一幅老年照。

陆炳元连长走了!

陆连长走好!

陆走好的呼声一片。

我好久不上战友群的众多网了,今天凑巧,上了就看到了这条不幸的!

陆连长是江苏苏州人,讲着一口南方人特有的普通话。

我们个人之间近矩离的相交沒有,只是在新兵连的训练场上,他言传身教,给我们传授了许多队列知识,射击知识,军人服从命令如天职的知识,把我们新兵一连(阳曲兵,南郊兵,大同兵)一百余名新兵,通过一个月的整训,从军姿到部队生活上,慢慢变成一名军人。在新兵的学习课堂上,他直观的教导,至今不忘。

对老连长的记忆,也由此连成一片!

陆连长当年免冠象。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图1)

看到陆连长当年如王心刚一样帅气的阳刚靓男军容照,不由的回想起四十一年前的冬天,大约一月中旬,陆连长带着各路班长来阳曲接兵,他平时住县城,各个公社有各路班长分管,我们高村公社的带兵班长是炮营计算班长彭纪元,任丘人。

在春节前有一次定兵面谈,他和彭纪元全参加了。

检查身体合格后,我们高村公社的十三名予录新兵,在高村公社武装部长既是办公室又是卧室的单人房间里,由陆连长,彭纪元,公社武装部长,公社团委书记安生杰主持的集体谈话。第一次听他讲入伍动机及部队生活特点:中心两个字一艰苦。

言外之意,也考察予录新兵的参军动机:敢不敢参军去吃苦。

也算入伍前的集体谈话吧。

公社两领导讲后,彭纪元介绍了我们十三名新兵的家访情况,政治审核情況,陆连长讲开了。

我第一次见到带兵的官,从脚看到头,觉得陆连长长得好帅,穿着草绿色的一身六五式服,裤子和上衣大小合贴,显露出一副男子汉精干而洒脱的标准身材,铮亮的黑皮鞋增加了几分身份的神秘,身材适中略瘦,尤其是那南方人特有的古铜色脸庞,两颧骨略显凸起,嘴唇又紫中略带红。我心里想:

当官的好帅气气派啊!

那时只知道是个官,还不知他也是阳曲带兵的头儿,回去后又是我们新兵连的连长。

他先问了我们本人和父母对参军的态度,当时武装部长插话,说張新民父母有些不太愿意儿子当兵,新民和武装部正在做新民父母的工作。陆连长又问其他兵的大人有沒不让儿子去的,大家异口同声回答:沒有,愿意!

今天回想他当年和我们的谈话,显示出部队做政工工作的风范,不藏着掖着,用当兵艰苦和准备当兵去吃苦,考验每个予录新兵的参军动机。

他讲了我们部队的特殊一当兵很苦,你们去了要有准备吃苦的准备,你们看到当兵的风光一面,还不了解我们部队的特殊环境,很艰苦,如有怕吃苦的,不情愿当兵去吃苦的,现在退出,还不迟。

我们当时觉得这位当官的在说大话,炸唬我们。有不少予录同乡,七嘴八舌地询问陆连长:部队在什么地方,什么兵种?

他回答:这个保密,将來去了就知道了。

公社团委书记插了一句:去了喝牛奶哇,喝不完的牛奶!

可参军后,只见过牧民营子门前家家有一头奶牛,那是牧民生活必须,部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纪律抑束,哪有当兵的份!

况且一团在汉区,二团才驻牧民区,我也是在团后勤时有机会去牧区转悠。

这个半开玩笑的话,我们猜想,参军地域不是新彊就是内蒙。

去了部队,你才知道他和我们淡话的真实,亳不夸张,艰苦和繁重的工作和生活,有不少同乡真还有不干了,跑回家的冲动。

当兵,那是我一生经历最苦的生活,尤其是高强度的施工和训练。和那兵与兵互相间为了进步,回想起来可笑的虚伪表现和影响竞争。

我们参军的前一天,县武装部某股长点完名后,陆连长同股长互相敬礼交接,我们阳曲六个乡镇以及县城的八十多名新兵,就正式属陆连长了。

第二天中午,黄寨车站坐运兵专列,由他带着我们一路奔向部队。

上火车后又碰上南郊带兵的魏立霜(新兵连)他二人就是我们这批兵的军事和政治主官。

我们在土木尔台下火车,陆连长整队点人后,出发走向土木尔台招待所。

第一次脚下踩着铁硬的积雪,发出嚓嚓的脚步声。

新兵们不由的环顾四周,白茫茫一片,看不到一棵树和树枝。

队列中不知那位老乡冒出了一句家乡话:灰鬼地方!

陆连长带着我们,走进这荒芜的雪山草地,新兵的生活从这里开始了、。

也可能是新兵的第一眼,我不知阳曲老乡和新兵一连经他训练的兵有沒同感?

就军人型象,我一生就认他了,他才是队列训练和军姿的标准教官。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图2)

在新兵连的日子很短暂,但短暂中经历了一名百姓到军人的成长过程。

他的队列示范规范标准,每天上下午走队列,他总是全连集合,带到炮营部操场,他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做示范。

讲示范时,我们新兵二班的班长吴文魁往往做陪练示范,挨下来我们班每每成了汇报训练成果的新兵班。

我们住的是离炮营东一百多米的炮×连

也可能是登进军营第一任军事主官的缘故,在下连后,往往连里复训队列,我自始至终认为连里官们自吹的军姿,无论如何也比不过陆连长。

到今天,我回忆起来还是这个影想。

他也给我们讲军人常识课,我记的最直观的就是粉笔论,讲得很实际,每个新兵都听得懂。

他拿着一支粉笔让大家看,并问:这支粉笔是黑的还是白的?

新兵答:白的。

他讲:我说黑的,你们就不能反驳白的。

他又讲到,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对上级的反驳全是小道理。

这就是部队常讲的讲小道理论。

上级下达任务反驳就称之为讲小道理,这是上级常训斥下级接受任务讲实际困难的口头语:这个刁兵,小道理倒挺多!

小道理就是我们地方谈话交流最平常的商量和解释,可部队对于下级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只能回答:是,并且身体有表示,右腿带动右脚迅速并拢左脚,立正的同时向上级敬礼,喊出:坚决完成,或者:保证完成任务!

服从上级,下级不能提条件,无条件执行,坚決执行命令,明知错了也要执行,是百姓到军人的一道认识飞跃,从新兵连开始,就要形成军人习惯。

从新兵连开始,不系领勾,军人称风纪扣,成了新兵们经常挨批的小毛病。

军营里批评新兵的口头语:稀啦兵、黏黏糊糊、迷迷瞪瞪,这是平常话,训斥起来:刁兵,兵,是一些军事的口头禅,文职少一点。

但我们经过陆连长新兵连的教诲与指点,逐步形成部队生活习惯,下连后少挨了不少批评。

深入浅出,直观的上课和训练教育,对我们新兵受益非浅。

军事政治全过硬,这也可能是团里让他当新兵主官的缘故

下连后,从老乡的里,才知陆连长是三炮连,六五年苏州兵。

陆老年时期生活照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图3)

陆炳元一家,二零一七年八月于集宁合影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图4)

陆与三炮友合影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图5)

陆与战友合影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图6)

陆地方后当年英姿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图7)

嫂子沈玲华把丈夫去世的发在三炮友群,又七转八拐传遍其它战友群。

别具一格的聊天,读后催人泪下,我们看到一位老首长临别时的牵挂、、。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图8)

三炮友网络发來后事

战友曾俊文悼文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图9)

四十一年前,阳曲兵、南郊兵和陆连长

曾有过短暂的人生知遇,接受了老前辈的教诲和启蒙,使阳曲新兵们一步成为合格的军人,往事历历浮现,永生难忘!

今天,得知老连长走了,当年经你整训的新兵们悲痛万分!

金永杰群二十三名七六年小店战友向老连长敬礼。

老连长一路走好!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图10)

游瑷群阳曲籍二十七名战友,向老连长敬礼。

老连长一路走好!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图11)

人的一生就是这样,有些很短暂的生活,却深深象印记一样,留在战友们心中。

该留的留,该忘的忘却,战士们心中都有一杆称。

记着你,陆炳元老连长!

陆炳元战友英容笑貌永存!

即日草

深情悼念新兵连長陆炳元(图12)

附,篇中提及有关战友介绍:

彭纪元:七四年任丘兵,原一团,后炮团服役。新兵连九班班长。退伍后于呼市生活。

吴文魁:七三年兵。九连兵,邯郸城安人,新兵连二班长,后官至营教导员。

魏立霜:六八年兵,冀县人,七六年一团新兵一连,三连,后二营副教导员。

金永杰:南郊武宿人,七六年太原南郊兵(现太原小店区)曾在一炮连,一营部服役

游瑷:阳曲县人,七六年兵,新兵连通讯员,下连后三连兵,曾是一团六零炮炮手教员,当了八年兵,炮兵技术过硬。

枫林秋色:阳曲县人,七六年三连兵,新兵连一排二班兵,七六年六月二十二日施工中左小腿骨折后,一七年在团后勤处生产股服役一年,春节前机关大载员回三连。八零年退伍。

张新民:七六年兵,阳曲兵,新兵连九班,下连后三炮连兵,退伍后回老家定襄,己病逝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连长

一个连的指挥官由军官担任,称为连长,军衔一般是上尉或者少校,副连长及辅导长军衔一般是上尉或中尉。连长一般配备通讯员。一般每连三个排,每排三个班,一班大约十人,加上炊事员等,每连大约一百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连长是连队党支部副书记,政治上受政治指导员(党支部书记)监督。连长和政治指导员平级,都是正连级,分工负责连队的军事工作和政治工作。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championsb
championsb
有哪些悼念亲人的歌曲?
2019-10-10 08:20 745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